禁闭太久了,有人提议出去走走,看看桥看看河。疫情期间能去的地方当然是荒郊野外,于是我提议去房山琉璃河大桥及琉璃河湿地公园。三个人一拍即合。因为5年前我曾特意去看过距今481年历史的琉璃河大桥,所以对我更有吸引力的是房山琉璃河镇以大桥为看点、依托129公里长、流域面积1280平方公里的琉璃河(大石河)建起的琉璃河湿地公园,还有,如果可能的话去寻找房山另一座古桥金门闸桥。

  我们中午1点半从和平门出发,一路畅通,两点半就走上了这座房山区“良乡八景”之一有“燕谷长虹”之美誉的琉璃河大桥。

  今天看到的琉璃河大桥,东南方向。 

  与上图同一位置,5年前的琉璃河大桥。

  西南方向看大桥。

  5年前,与上图同一位置。

  桥面大条石铺装,条石间用“银锭锁扣”连接。“银锭锁扣”是铺路条石边上凿出一个燕尾槽,相对的条石边也凿一个燕尾槽,槽口对槽口灌注铁水,铁水冷凝后形成“银锭锁扣”,两块条石牢牢连接在一起,大大增加了大桥的承压能力。

  这是去年我们在辽金城垣博物馆看到的出土银锭锁扣。

  5年前桥面石缝里长着野草。

在桥东北角看大桥。

西北方向看大桥。

5年前我们是站在桥东河中湿地上拍照桥洞。

  

  桥北东侧有碑林围在栅栏里,无法看到都是什么碑。网络资料:大部分为寺庙、建桥碑。两通墓碑中,一为民国二十六年大军阀吴佩孚撰文的商城李氏墓碑,一为道光元年淳王府贝勒永鋆墓碑。

  碑林外一个比较大的石碑可以走近,并没有看得见的文字。

5年前还没有围起栅栏的石碑群。

  我们现在看到的11孔琉璃河大石桥是房山境内最大的石拱桥,建于明嘉靖十八年,距今已有481年历史,全长165.9米,宽10.4~10.9米,高8米多,南北方向横跨在琉璃河上。

其实早在金代琉璃河上就建有桥梁。

南宋诗人范成大于南宋乾道六年(1170年)即金大定十年出使金国途经琉璃河,作有《琉璃河》诗可以为证:“烟林葱茜带回塘,桥影惊人失睡乡。陡起褰帷揩病眼,琉璃河上看鸳鸯。”

另外,南宋丞相文天祥率领宋军抵抗元军,元至元十五年(1278年)因不敌,在今广东潮阳海丰附近的五岭坡一带被俘,至元十六年(1279年)被解往大都(今北京), 路过良乡县琉璃河时感怀赋诗《过雪桥琉璃河桥》:“小桥度雪度琉璃,更有清霜滑马蹄。游子衣裳和铁冷,残星荒店乱鸣鸡。”我国古代有两个著名的状元宰相,文天祥是之一,另一个是北宋王安石。文天祥宁死不去元朝做官,忽必烈劝说无果最后还是把他杀了。

那个时候琉璃桥还是一座小木桥。

  琉璃河湿地公园没有给我很大的惊喜,大概因为在这个草未长莺不啼花没开的早春时节,整个旷野一片土黄:枯草和枯黄的芦苇加上穿行于湿地中纵横交错的黄色木制栈道,色调单一,一片萧索。

期待这个春天风快些暖花快点开正常生活重新按下启动键!